0%

补锅记

懒癌总有对手。


铸铁小煎锅的seasoning已经掉了很久了,一直懒得再补,毕竟粘锅的话,残渣刷刷也就掉了,大不了放水一煮完事,微妙的铁锈色只当没看见。

然而昨天突然想食煎饺的我,抄出锅,烧热,倒油,放饺子煎,倒水,盖盖儿,等五分钟,然后开盖,烧干水,起锅——煎好的饺子全都紧紧扒在锅底,根本铲不动,拿餐叉吭哧半天,最后吃到的都是汤汁流到干的破饺子。

没了汤汁的饺子倒也很好吃,荠菜猪肉馅儿本就是天作之合,又带着煎出来的油脂香气,煎过的底硬里带着脆,皮略有些粘——这不对啊!这哪里对。

勉强吃完饺子,我抄起锅,放水煮,洗干净,拿手一摸,好在还是光光滑滑;锅子丢到灶上烧,烧到全无水汽(铁锈色你好,我们马上说再见),再用厨房纸蘸了油涂上一层,再烧,冒烟,锅底变灰,关火,放凉,继续涂油烧——如此这般烧了三回,三层seasoning,done。

今天再煎蛋炒菜的时候,我还是提心吊胆地多放了些油,好在不论是炒鸡蛋还是炒牛肉,锅壁上都干干净净的,没什么碎渣黏着的痕迹。吃饱了拿刷子随便刷刷刷锅,在灶上小火烤干,拎起来一看,锅底是那种典型的、season过的亮黑色,一点残渣也无。

过两天再买点饺子试试看。😌